埃·奥·卜劳恩(图文)

2015-11-16 11:51:50来源:

作者大1.jpg

      埃·奥·卜劳恩1903年3月18日生于德国萨克森州福格兰特山区阿尔多夫附近的翁特盖滕格林村(Untergettengrün)。卜劳恩的父亲保罗出生于一个磨坊主家庭,服过12年兵役,之后在边境海关工作;卜劳恩的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
      1907年,由于父亲的工作调动,全家迁到了福格兰特山区的首府卜劳恩市(Plauen)。由于家庭经济的原因,卜劳恩没能上文理中学,而去当了一个钳工。三年难辛的学徒生活,并没有削减他对艺术的追求。学徒生涯结束后,他踏上了去莱比锡皇家绘画与出版学院(Knigliche Akademie für graphische Künste und Buchgewerbe)求学之路。
      1921—1926在莱比锡皇家绘画与出版学院的这五年中,前两年奥塞尔边打工边求学。19岁时,奥塞尔的作品首次在卜劳恩市的画展上亮相,获得了高度评价。从此他开始参加各类的绘画比赛,获奖作品频频出现在报刊上。他也因此结识了许多世界一流的艺术家、评论家、戏剧家和出版家。
      1930年10月18日奥塞尔和同学马丽加尔德-班策尔(Marigard Bantzer)在柏林举行了婚礼。第二年爱子克里斯蒂安(Christian)出生。
      1933年纳粹掌权后,奥塞尔的政治漫画被禁止发表。之后由于《柏林画报》(Berliner Illustrirte Zeitung)的交涉,纳粹当局取消了对奥塞尔的职业禁令。不过只允许他在《柏林画报》上发表无任何政治倾向的漫画。由于他过去有所谓的左的政治问题,奥赛尔改用笔名埃·奥·卜劳恩,这个笔名是由他姓名的第一个字母(Erich-E Ohser-O)以及他童年生活过的城市卜劳恩(Pauren)构成的。
      1934年12月13日《父与子》第一个连环漫画故事《差透了的家庭作业》问世于《柏林画报》第50期上,随后每周发表一个《父与子》故事。至1937年间,长篇连环漫画《父与子》(Vater und Sohn)发表,得到了广大民众的喜爱。《父与子》的成功主要来自卜劳恩的爱子之情。作品中的父子俩实际上就是卜劳恩与儿子克里斯蒂安的真实写照。
 
作者大3.jpg
 
      1934年《父与子》问世时,天真无邪的克里斯蒂安年仅3岁,当时联邦德国《斯卡拉》杂志发表了一幅卜劳恩伏在地上给儿子当马骑的照片,并注释道:“尽管卜劳恩与儿子克里斯蒂安在一起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很短暂,但连环漫画《父与子》的素材多来源于此。”
      1944年3月,卜劳恩被纳粹分子告发,指控他犯了“反国家言论罪”。1944年4月5日(他将被审讯的前一天)卜劳恩在牢中自杀,他毫无疑问已预感灾难将降临在其老朋友和那些与他有关并被逮捕的人的头上,如记者、作者和《人民报》(Volkszeitung)的编辑埃里希·克瑙夫(Erich Knauf,1895年—1944年)就在几个星期后惨遭杀害。
卜劳恩在遗书中,承担了纳粹臭名昭著的“人民法庭”的全部指控,想以此为朋友开脱。在给妻子马丽.加尔德的诀别信中他写道:“……我为德国而画画……还望把他(克里斯蒂安)哺养成人。带着幸福的微笑,我去了。”这样,一代幽默大师被无情的法西斯扼杀了。
      1968年,他的骨灰被移葬到其家乡的中央公墓,该公墓于1988年接管了他坟墓的保持工作。2001年,卡尔斯鲁厄市举办了他作品的展览会。人们还创设了“埃·奥·卜劳恩奖”,以表彰杰出的在世的漫画家。
 
作者大2.jpg
 
      德国布劳恩市为纪念画家,在市中心广场设立了《父与子》座雕像。而且《父与子》中的人物还出现在当地的店铺和公交车日程表上。
 
作者大4.jpg
 
      长篇连环漫画《父与子》的发表应当归功于当时柏林乌而斯泰恩出版社。当时,该社希望有一位画家专为《柏林画报》画长篇连环漫画,以提高画报的发行量。在对许多人选进行筛选后,著名作家、出版家和编辑库而特·库森贝格博士最后想到了卜劳恩。事实证明,卜劳恩是最合适的人选。由于《柏林画报》的交涉,纳粹当局取消了对卜劳恩的职业禁令。不过,只允许他在《柏林画报》上发表无任何政治倾向的漫画。
作者大5.jpg
      在充满火药味的1934年到1937年这三年,长篇连环漫画《父与子》的发表,在《柏林画报》上犹如一片人性的绿州,得到了广大民众的喜爱。卜劳恩在那样的境况下能在三年里完成近200套杰作,他的精神来源主要来自于对独生子克里斯蒂安和父亲保罗·奥塞而的深挚的爱。正是这种爱,使他获得了空前的成功。《父与子》漫画被誉为德国幽默的象征。《父与子》的声誉已经跨出国界,走向世界。
 

上一篇:苏北少年“堂吉诃德”
下一篇:《父与子》(图文)

育人者

我常想:教育人应该有点教育情怀,这种情怀沉淀着浓浓的爱和厚重的操守——那是对教育中的个体生命的深情眷顾,它是那么高尚,那么令人敬慕。这种情怀象茫茫大 …[详细]